首 页 急救信息 要闻通告
返回列表

在小汤山 急救人总有一隅

2022年5月1日起,北京急救中心要求增设新冠疫情小汤山专项组,同时启用小汤山洗消点,负责完成新冠肺炎相关医疗急救转运和洗消工作,全体保障人员实行封闭管理,24小时不间断执行疫情相关转运及洗消任务。

急救不是“一线”,而是“超一线”

丁鑫冉是小汤山专项组洗消站点的急救医生,负责急救车辆和人员的洗消工作。随着天气炎热,洗消人员长时间穿着密闭的防护服,面临的挑战不断增加,但丁鑫冉总会以平常心看待,“只要把各种洗消细节做好,组员配合得好,就没问题。”

1999年出生的丁鑫冉作为“新人”,与急救“交手”的时间并不算长。在她眼中,急救不是“一线”,而是“超一线”,在每次任务中,她都会认真观察学习。“有些年纪大的老年患者,平时不用手机,对疫情了解的少,经常不配合,我们就要很认真地去沟通。”她相信,医患之间有无形的链接,它让医护人员不断地深入了解患者的病情与情绪,也让患者敞开心扉去信任医护人员。

家住通州的丁鑫冉,有过几次转运任务会路过家附近,救护车快速驶过,她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前两天母亲节,赶上疫情工作回不去,会有一点遗憾吧。”丁鑫冉的家人对她的职业非常理解支持,就算是工作间隙电话联系时,家人的关心也尽量简短,担心丁鑫冉分心,不想打扰她的工作。问起当下的感受,她说:“就希望疫情能够在我们的努力下早点结束。”逆光而来的人最希望长夜褪去,丁鑫冉和同事们都在这条路上携手共进着,我们在密闭防护服内的汗水浸润下,在出车转运的轮毂之间,共同期待着疫情散去的那天。

“上次回家还是在‘大年初二’。”

西城急救中心站的急救医生王凯4月25日还在机场支援转运工作,5月1日又火速来到小汤山专项转运组,24小时无休轮班转运疫情相关患者,为本轮新冠疫情防控转运工作出一份力。小汤山的每次转运任务特点是路程远、时间长,一趟任务大约需要3个小时,路程动辄200公里也是屡见不鲜。王凯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只要能完成任务,将患者平安、快速地送达目的地,再多辛苦也值得。

今年2月,王凯在站里执行“白、夜、下、休”的工作作息要求,大年初二那天刚好轮到休息,王凯抓紧时间,从西城区赶回延庆区,和家人过了个“晚”年。至今已经五月下旬,王凯正在小汤山执行任务,问起上次回家是什么时候,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上次就是在大年初二。”几个月来,王凯在日常急救、机场转运、小汤山转运中不停轮转,从单位回家要乘坐长达4个小时的公共交通,王凯就租住在单位附近,这样一来,虽然工作方便了许多,但每一次与家人的团聚都显得更来之不易。疫情防控背后,不仅有急救人员的付出,还有更多医护人员家庭的妥协与理解,展现的都是全民抗疫的职责、精神所在。

“缩小版”的北京急救中心

中心感染性疾病科的彭赛自2019年参加工作以来,大大小小的几波新冠疫情都被她“赶上了”。无论是驻扎“长久小店”,还是地坛医院、小汤山医院的专项转运组,彭赛都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各个环节中参与着、学习着。作为首都医科大学的急救定向生,以彭赛为代表的急救专业毕业生们正在充实壮大着急救队伍,逐渐向急救主力军发展。不管是转运出车、洗消、核酸检测、环境监测等,还是日常急救、活动保障、疫情防控工作等,急救工作的每个环节都在不断补充着新鲜血液。

彭赛还负责转运车组的排班、调度工作,各类报表也经由她手报送到组织上,由上级部门再进行更加宏观地统筹管理。小汤山专项转运组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北京急救中心,每个组员都身兼多职,方方面面都不能落下,像众多螺丝钉一样将急救工作链条运行起来。组内严格按照中心疫情防控医疗管理和院感防控要求,建立专项组人员工作职责、转运流程和操作规范、环境消毒、人员管理、交通安全、院感防控、健康监测等制度和流程。这些大大小小事项的细枝末节在彭赛和同事们的每日工作中化解处理在指尖上,在平凡的岗位上每一次都尽力做到最好,做到最不平凡。

急救,迎难而上

“当了急救人员,就当自己是特种兵呗。”在小汤山专项转运组司机李京红的心中,急救人就意味着:哪里都能去、什么都能做。2003年,李京红进入北京急救中心工作,近20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在面对每一次重要任务时,都能够保持淡定,颇有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气势。

李京红在组内同时担任着车辆管理员的工作,即使是在没有转运任务的工作间隙,他也操心着车辆维护、驾驶安全等事项。问起作为急救人的感受,他想了几秒,回答道:“没别的,就是迎难而上。”面对本轮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小汤山专项转运组24小时待命,9个车组人员“连班倒”。转运任务大多都是时间长、路程远的工作,常常要穿着密闭的防护服连续工作3小时。

说是迎难而上,其实李京红见过的“难”远多于此。曾在长途转运组工作过很多年的他直言:“北到呼伦贝尔,南到海南,除了新疆、西藏,基本跑遍了全国省份。”有过驾驶行程至少十万公里的“救护车之旅”,也使他变得更加有耐心、能吃苦。李京红也曾执行过非典、甲流、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多次大型保障救援任务,对急救冲在一线早已习以为常。对于他来说,急救就是在路上,是安全、平稳、快速地驾驶,是成功转运患者,且一直为之奋斗着、前行着。

“永远为急救自豪。”

东城急救中心站护士长安旭在小汤山专项转运组里,是像家长一样的存在。她的工作作息几乎每天都是“朝五晚十一”,负责着大大小小的琐事。除了负责洗消站点、物资保障的全面工作,每天要对人员、物表、环境等85个点位做核酸样本采集,还要对组员进行健康监测和驻地环境的消杀维护。由于长期大剂量接触消毒剂,她患上了接触性皮炎,手背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皮疹和水泡,让她歇一歇时,她总是微微一笑,淡淡地说“没事,到一线就是来干活儿的,这都不算什么,习惯了”。

“说是组员,在我眼里都是孩子。”安旭经常和驻地酒店商量探讨组员们的饮食问题,有时是饺子、有时是面条、要注意荤素搭配……安旭对组员的关怀不止停留在食物上,其实她更多关注的是大家的情绪。“其实也不是要吃得多好,就是想让大家能尽量舒心一点。”她明白疫情之下,身处防控一线,紧张情绪难免会环绕身边,如果饮食能够稍显安慰的话,安旭就会默默地尽力去做好这些小事。她的关怀是润物细无声,尽在这些点点滴滴中。

1988年安旭进入北京急救中心工作,至今已有34年。要是问起她参加过的大型保障或救援工作,安旭就会简单说道:“都去过。”无论是奥运、杭州G20峰会、冬奥等保障工作,还是非典、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救援任务,都有安旭的身影在现场。“急救拼的就是责任感,只要做到尽职尽责,急救工作永远让我感到自豪。”此轮疫情虽然来势凶猛,但安旭在多次防疫工作经验中见证着,急救规章制度更加严谨完善,疫情防护流程更加科学,急救转运操作更加细致。

安旭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她家住在房山区窦店镇,进组时是5月1日,那时窦店镇正是全市疫情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家人在理解她、支持她的同时,也在配合管控中为疫情防控做出自己的努力。安旭与家人之间,电话联系是最简单且唯一的沟通渠道,互报平安是最淳朴但最真切的爱。疫情总会在每个人的努力之下结束,也许有时严重、有时会反复,但对家人、医患之间的互相信任不会改变。我们相信,终会有所回报,未来永远值得期待。

防护服、口罩遮住了他们的身躯、面容,但遮不住那些来自急救人身上的光,他们用指尖、用步伐、用轮胎印记录着,每一轮看似大同小异的疫情背后,是他们不遗余力倾尽了每一次的热血,去守护百姓、去战斗病毒。在同样的分秒之间,在不同的抗疫地点,是他们用相同的精神竖起旗帜,用不同的年华书写这段抗疫岁月。

时间:2022-05-25   作者:公共关系和宣传科
服务咨询
参与评价
院务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