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党建之窗 我爱+
返回列表

“硬核”的护士长--记入党积极分子张同宇眼中的护士长

安旭,女,回族,1968年2月出生,北京急救中心东城急救中心站党支部成员,副主任护师。

安旭同志1988年来到北京急救中心,2005年--2018年从事院前急救工作,曾多次参加重大医疗保障、抢险救灾活动,在汶川、玉树地震时主动请缨参与到一线救援工作。

在我们年轻人眼中的护士长安旭老师,平日里是一位即严肃又认真的人,以至于我们这些年轻的医生护士们提起护士长总有些怕怕的。我之前和护士长的交流并不多,在我的印象里护士长总是在催促我们检查仪器设备、盯着我们做好防护和洗消、组织安排大家测核酸,要么就是在办公室里核对一大堆表格。设备有故障了,医疗物资、耗材不够用了,我们也是第一时间想到“找护士长”,她总是特别忙,忙到我都不太好意思打扰她。

4月22日,因为疫情的关系,站里要组织做核酸检测并在中心OA系统登报,身为21日上夜班的我还在感叹,谁能在早上7点前就到站里准备核酸检测物资这堆东西呢?同在医生值班室里的马贵宝老师听后坚定的说:“护士长就行啊。”果然,我惊讶在早上6点50分的时候,就看到护士长去更衣室换衣服,很快检测核酸用的防护服、登记的二维码等物资她马上就都准备好了。当我得知护士长家其实住在房山时,我惊讶的问她:“您得几点起床啊?”护士长淡淡的说:“4点多啊,赶第一班公交车来站里。”

北京疫情这次波及范围特别广,临近五一的时候有许多小区都被管控了。站里每天都在开会,做了许许多多的应急预案,我们的院前急救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继续着,大家在私下讨论哪些急救现场路过可能弹窗时,说到了房山窦店,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哎,咱们护士长是不是住那边啊?”同事说:“是啊,你不知道护士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住了吗?”“啊?为什么啊?”“她的小区被管控了,以她多年的院感防护经验,她早早的安置好家里事,提前出来住了”。“那她住哪里啊?”“睡站里值班室呗”。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发展,中心决定自2022年5月1日起,增设新冠疫情小汤山专项组,同时启用小汤山洗消点,负责完成新冠肺炎相关医疗急救转运和洗消工作,全体保障人员实行封闭管理,24小时不间断执行疫情相关转运及洗消任务。护士长还是主动请缨第一时间就入驻了小汤山专项组的工作。直到五一假期快结束了,我才发现好像供应室没有看到护士长的身影,问起来才知道她去小汤山了,仿佛哪里是一线哪里就有我们护士长,这是件很自然的事。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的护士长是那么的“硬核”,她比我妈妈的年纪还要大,却还是会因为要用电脑传数据去一遍遍的向年轻人请教如何操作,眯起眼睛一点点的把数据上传。还时不时的去停车场抽查我们的防护是不是到位了、车上洗消的到不到位,看见哪里做的不好,就直接指出让我们立刻整改。每日里检查、配液、消毒、防护物资、宣教、人员安排,她都管理的井井有条。

每次“防控一线”都有护士长的身影……我想这大概就是老一辈急救人的“匠人精神”吧,她们想的很多,做的很多,默默的把责任和压力抗在了肩上,我们去冬奥会、去发热组还要动员,偶尔奋战通宵还要在朋友圈炫耀一二,但护士长一位资深院前医务工作者,一位老党员早就把牺牲、奉献习以为常了。

东城急救中心站还有许许多多参与防疫的120急救人,在默默奉献着,因为配合朝阳区的疫情管控,有天不亮就骑共享单车来单位上班的;也有怕小区被封辗转住在急救工作站应急值班室的;还有因为到封控区、管控区、临时管控区、防范区执行院前急救任务“弹窗”了,努力找居委会协调解窗上班的……每一个120急救人都在为“动态清零”努力着。正是因为大家的齐心协力,自2022年4月22日以来,北京急救中心对各区封控、管控区域提供了1000多次转运服务,院前急危重症急救满足高达99%,满足了各类封控小区患者的就医需求。为早日打赢疫情阻击战,我们120人一直在路上!

时间:2022-05-10   作者:东城急救中心站
服务咨询
参与评价
院务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