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急救信息 我爱+
返回列表

站在重大突发事件现场一线的急救女战士

“我是1986年护理学专业毕业分到急救站,1988年3月北京急救中心正式建成,并统一了急救号码“120”。我被单位作为年轻骨干派到了北大医院外科进修过1年零8个月,参与了心脏、肾脏等很多手术工作,学习回来后,就被分配到中心当时的手术室工作。上个世纪90年代,国家卫生部组织等级医院评审时,我作为咱们单位手术室护理专业的代表,参加了操作考核,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核,中心后来被评为全国唯一的一家三级甲等资质急救中心。”翁文杰说到这里,她把“唯一”两个字重重地说,很自豪地笑了一下。“我那时候还年轻,刚见到专家考核组时手都直哆嗦”她捂着嘴偷笑着说。

“2005年中心在市卫生局的部署下职能转型,取消了医院院内病房、手术室等设置,仅保留了院前医疗急救的相关职能。我被单位派到当时的国家卫生部医政医管局进修了1年多的医疗管理工作,回来就一直在中心的网络科工作,参与全市120急救网络系统规划;还参与了中国医院协会急救中心(站)分会秘书处的具体管理工作,举办过全国医疗急救技能大赛和全国学术年会等。”翁文杰娓娓道来。

翁文杰,笑起来有些矜持、斯斯文文的又很健谈,依然透着一股当年手术室护士那种胆大心细、有条不紊的坚定神情。

“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参加的那次北京大安山矿难救援工作”,翁文杰说到这里,突然面色凝重起来。

2006年6月6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北京大安山煤矿发生塌冒事故,北京市政府成立了大安山煤矿特大事故调查组,迅速赶到现场指挥抢救,并成立救援指挥部,日夜指挥协调抢险救援工作。6月10日23时20分,北京大安山煤矿塌冒事故救援指挥部宣布,经100多个小时的奋力抢救,6月6日因发生矿难被困井下的10名矿工全部遇难。这是编者从新华网北京频道和人民网搜索到的一段事件报道。“北京坍塌矿井被困人员危急,各方迅速介入援救”,新华网对事故前线的救援进展,牵动着大家的心。100多个小时,一分一秒,都在紧急救援、挖掘,和提到嗓子眼的焦急等待。

翁文杰说,“中心接到事故医疗救援的任务后,紧急调派了10多辆救护车组,我们当时突然接到命令,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东西也没带,立刻就跟着车去了现场。105个小时30分钟,我们就守在矿边,好几天和家里失去联系,也顾不上给家里打个电话,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就希望工人能出来。但是最后看到旷工遇难,我们把他们抬出来的时候,心里特别难受。”她哽噎了,眼睛红了。“我们还是给(抬上车的)工人扎液,做心肺复苏,希望再努力救一下。”听到这里,大家的心跟着揪着痛。新华网上还可以看到遇难工人被抬上救护车的图片和音视频,

“您对年轻人谈谈希望吧”,主持人说。

翁文杰把思绪转过来,又坚定地说,“年轻人一定要尊重老同志,要钻研技术,发挥好120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

对中心发展,翁文杰提出了要加强120急救网络规划、发挥好急救学会的作用,在全国急救系统勇挑重担的殷殷期望。

时间:2019-12-23   作者:离退办
用户留言